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落榜秀才GL > 14
    自那天起,江三言的生活安静了许多,她算了算日子,明天就是放榜的日子了。这段时间,村里的人态度也恭谨了许多,应该都在观望这次县试的结果吧。

    她几乎可以预见,万一自己落了榜,大伯母和那些看热闹的人少不了又要落井下石,来打扰这一份难得的清静。

    百越国的县试是在九月一日举行,九月七日出结果,三年一次,因为这个时节桂花开得正好,所以又叫桂榜。而府试都是在县试之后的来年三月举行,也是三年一次,彼时正值杏花开,所以又称之为杏榜。

    “桂”与“贵”字同音,所以中了桂榜成为秀才之后,才算是清贵的读书人了,除了身份上的提高,还有一些免徭役、见官不跪等特权,最重要的是可以免上邢,除非被剥夺功名才可动刑。

    所以在一般百姓看来,秀才就是读书人了,身份也就高人一等了,虽然仍比不得那些达官显贵,但却比他们这些普通百姓好上太多。

    赐县府衙,第一轮批阅之后,所录人数仅为九人,主考官贾大人乃是由襄北府府衙所指派,他翻阅了一下已批阅的考卷与本县县令商议之后,排了名次。

    “本官难得来赐县一遭,便再优中选优挑一份试卷上来点为末名,凑个十全十美吧。”

    赐县县令姓方名守信,他领了命,便令一众副考官们又挑了份考卷出来。既然名次已定,便直接揭开糊名核对考生身份,这最后一名是个运气好的,名字叫于塔,是本县富商于家的二公子。

    待到第一名的糊名揭开后,核对完考生身份,方县令愣了愣,他犹豫半晌还是按照之前定好的名次誊抄了上去。

    抄录好的名单到了贾大人手上,他看完之后瞥了眼面如古井的方守信,心道这赐县县令还真是会出难题。

    案首:江三言,赐县江家村人士,父母双亡,排行第三,百钺二十二年的童生,这些都没有问题。

    关键是最后一条,性别是女子,他在襄北府任职,对于上面颁布女子可入朝为官的政令来由也略知一二。

    圣上的意思是举贤,不论男女,有才能者便可居高位,但这条政令到底是单单为了个别的人,还是真的要各府上行下效,还未可知。万一这马屁拍到马蹄上,那就不妙了。

    他沉思半晌,心里有了决断,将名单又递给方守信道:“此卷虽然答得尚可,但细看下来,内容太过中规中矩,字迹也过于清秀,可见为人不够果决,划为末名吧,第二名点为案首,剩下的依次递进。”

    方县令点头,接过来名单重新誊抄好才告退。他回到府中,想了想还是手书一封,把今日更改名次之事记下来,然后派下人往李园走一趟。

    他位卑言轻,一个七品芝麻官在这些显贵面前什么都不是,想起那人的吩咐,他叹了叹气,也不知道这小小的赐县,什么时候还藏了这么尊大佛。

    九月七日,是县试放榜的日子。

    江三言早早地起床,把庭院打扫了一遍,便坐在桌前看起了书。隔壁江林氏倒是比她还沉不住气,在门口假装纳着鞋底,眼神时不时地往篱笆院里扫一眼,再往村口地方向看几眼。

    赐县,于塔等在考场外,对自己的高中早已胸有成竹,就看是第几名了。他逡巡了一下等待放榜的人群,没看到江三言。

    他是考完才从下人那儿收到了罗举人的信,也怪自己为了全力备考,吩咐门房不要打扰,所以才没有及时收到消息。

    于塔不知道江三言为何会中途变卦,但按照记忆里来看,她在此次县试中应该是落榜了的。只是自己从前连童生都没考中,去年却拿了头名,这次又高中秀才,已然改变了许多结果,万一因为他会发生别的改变呢。

    待到红榜贴出来,他暗道一声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己竟然排在第九,而最后那个人的名字正是江三言。

    人群中有身着钱府下人服饰的家丁退出来,于塔眼底一亮,心道总算是来了。倏地,他转头又看向红榜上的最后一名,深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有了一些打算。

    钱府。

    “小姐,小姐中了。”霜儿欢呼雀跃的进了书房。

    钱小乔轻笑,眉眼弯弯间少了平日在外的凌厉之色,略施粉黛的脸上更是明艳动人,她笑道:“我中什么了?”

    霜儿满脸喜色道:“小姐是猜中了,小姐料事如神,那女童生中秀才啦。”

    钱小乔勾了勾嘴角又问道:“第几名?”

    霜儿眨了眨眼睛,调皮道:“最后一名,第十名,你说她运气好不好。”

    钱小乔笑意不减,似是已预想过这个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也算有所得了,李先生应该就是这几天回来了,你派人去李园送几坛好酒。”

    傍晚,风尘仆仆回到李园的李铢,刚看完县令方守信的书信,就收到了来自钱府的一车好酒,她笑了笑对着钱府的下人道:“回你们小姐,就说李某回来了,让她明日来喝酒。”

    江家村,报喜的官差骑着马刚进村就高声喊到:“贺江家村江三言高中红榜第十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