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落榜秀才GL > 05
    钱府内。

    霜儿一边给钱小乔捏着肩一边交代着自己的成果:“小姐,话已经带到了,管家也在外面着手安排了,你说那女童生会不会来呀。”

    她今早特意安排人去上品茶楼宣扬了一番,想必那个来自江家村的小厮已经听到消息,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霜儿低头看着钱小乔的头顶,,她虽然是个女婢,却和小姐一起长大,两人不仅是主仆,还情同姐妹。

    往常她都大多都能猜得到小姐的目的,这次却渐渐地迷糊了,一开始她以为小姐是好奇,所以才对那个女童生关注多了一点。

    可现在,又好像不仅仅如此,霜儿在心底叹了口气,也不知小姐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暗中相助那女童生,难道仅仅是因为欣赏?

    钱小乔不言,她偏头,目光又落在书架上:“一会随我去找管家,把那些童生的借据拿来,此事我还要向父亲交代一番。”

    “霜儿晓得了。”

    钱府外,凉风忽起,乌云漫布,似有雨来。有道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眼看着就要步入寒冬,江三言摸着身上单薄的衣物,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原本还在犹豫的心顿时就定了下来,这借据今天是一定要签下来了。家里没有御寒的衣物,从钱府借了束脩,自己存下的那些钱就可以做两件棉衣。

    日常花销也就不用那么紧巴巴地了,况且她无需借三年、五年,只需借十两,交上半年的束脩就足够了。

    明年秋天就可以下场试一下,江三言回忆了一下当时的考题,她虽然没有参加来年的这一场,但过后却在私下用心作答过,如今依稀还记得些,应当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考中。

    正思索着,天上飘起来雨丝,渐渐地雨声大了些,前面的几位童生急忙签好借据领了银子,而后视线微妙地瞥了眼江三言,便一个个地以袖做伞,双手抱在头上冲进了雨里。

    朝廷虽然已经允许女子参加科考,但允许是一回事,真的有人参加又是一回事,所以似江三言这般作书生打扮的女子极少。

    管家没有错过那几个男子的视线,他站在府门下看向衣着单薄的江三言,眉若远山,琼鼻高挺,本应是个美人胚子,但因为那薄薄地嘴唇和没什么精神的双眼,让这长相大打折扣,再加上过于单薄的身形,整体下来便只能称得上是清秀了。

    他想起大小姐的吩咐,一双混浊的眼睛闪过精光,所有来签借据的童生都很普通,长相普通、家室普通,唯独眼前这个,或许正是小姐此举的目的。

    “这位书生,可是考虑好了?外面雨大,你若不嫌弃,就随老夫进府来签字,也好给你找把雨伞,姑娘家还是要仔细些,别淋了雨染了风寒。”

    江三言闻言攥了下衣袖,这最后一句几乎直扣在她心上,可不是吗,她上一回便是染了风寒,最后落得个悲惨下场。

    “有劳您了,待天晴后,我一定及时把伞归还。”心里有了决断,她便没有推辞,老实地跟着老管家进了钱府。

    哪怕是曾经到过府城赶考,有了一些见识,但看到钱府的雕梁画栋,江三言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番钱家的财力,这院中处处透着富贵,非一般人家所能比。

    进得偏厅,老管家便着人去拿伞、上茶,待人接物上没有丝毫问题。他也不着急,将笔墨和印泥摆放好后,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书生你好好看,若是觉得没问题了,咱们就签字画押。”

    话落,他眉毛一皱,看向左侧的屏风处,待辨别出那两个身形是谁后,他才不露声色地收回了视线。

    “借据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一年二十两纹银……,可否劳烦您改成半年十两,在下只需借十两就够了。”

    眼前的老人体贴又面善,江三言自觉给人添麻烦了,说着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一旁。

    “哦?不麻烦,你按自己的意思写两份新的借据就是。”管家在心里推敲着,这姑娘只借半年的束脩,难不成是想在县学读半年书就参加来年的县试,少年人似乎有些冒进了。

    他看向屏风处的身影,聪明的没有问下去,不管小姐是何打算,他的任务完成就可以了。

    管家轻叹了口气,一把老骨头了,要服老呀,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没那么多心神去猜度了。

    江三言见他应下来,眉目之间放松了许多,一双好看的眼睛里便多了几分神采,倒是让老管家又多看了两眼。

    一式两份的借据写好,确认无误之后,双方都签了字,最后一方按了手印,一方又盖了章。

    领了银子,怀揣着借据,江三言撑伞走进雨里,迈出钱府的大门,她心道曾经也有一个机会,让自己可以入赘钱家,也不知重来一遭,那位钱家大小姐还会不会再抛出橄榄枝来。

    若是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拒绝的那么干脆了,至少……至少要见上一面,万一正好合了彼此的心意,入赘也不是不可。

    江三言一边想着一边苦笑着摇了摇头,进了一趟钱府,就让富贵冲昏了头脑,两个女子怎么可能呢?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