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落榜秀才GL > 04
    上品茶楼内,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诗,钱小乔原本高涨的兴致缓缓回落,最后变成了索然无味。

    空有一点才华,没有一点成大事者的魄力,或者说连那一点才华也不见得有多少,毕竟这么多诗作里,总会有几首是那女童生的代笔之作,却没有一个出彩的,至少这诗才很是平平。

    乔小乔看了看,干脆让众人去推举,不出所料的头名是最近大放异彩的于家二公子,于塔。

    在一众读书人的恭维中,于塔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春·风得意,他想起自己的目的,抬了抬头在众人的视线下朝着钱小乔走过去。

    “都说宝剑赠英雄,在下今日就借这头名的彩头,作一首诗送给钱小姐,以答谢你为我等读书人创造了这么好的切磋机会,举办了这场诗会。”他话音一落,看向众人,便收获一番叫好声。登时便折扇一打,一脸谦恭地向众人拱手,自以为是翩翩君子的做派。

    钱小乔嘴角轻轻上扬,脸上的笑意却未达眼底,不同与含羞的深闺小姐,她目光洒脱,显得更加明艳动人。

    “于公子过誉,能观各位墨宝,已是莫大的荣幸,这诗就不劳烦了。”

    于塔听后不以为然,哪个女子不喜欢别人的奉承呢,他摇了摇折扇道:“钱小姐不要推辞了,且听在下吟来。

    赐县多红颜,个中有千秋,若问谁绝代,商场女诸葛。”

    此诗乃他准备多日之作,虽然比不上那些传世的佳句,但用来取悦一个女人,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了。

    围观的书生纷纷点头,虽然算不上佳作,但以诗来赠女人,显然是她们的荣幸。志同道合之下,大家又是一番点评和切磋。

    钱小乔看了眼被众人围住的于塔,趁他们还在谈论这首诗的空,给了霜儿一个眼色,主仆两个迅速离开了书楼。

    上了软轿,走了几步路就到了一旁的巷口,钱小乔鬼使神差地吩咐道:“从巷子里绕过去。”

    霜儿眼珠子一转,再一次发挥了自己身为一个合格大丫鬟的作用,在经过江三言的面前时,造作的往地上一跌:“小姐,奴婢的脚扭了,哎咦?这里还有书生摆案写诗呢。”

    江三言执笔的手顿了顿,她抬头,看着与这长巷格格不入的轿子。还有跌倒在地上的丫鬟,一个奴婢的穿着就如此考究,可见轿中人非富即贵。

    她只打量了几眼便收回视线,并没有热心肠地上前去扶人,一来自己现在以男装示人,贸然向前恐损姑娘名节,二来那轿子两侧护送的家丁有四位,怎么着也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多管闲事。

    一旁的家丁犹豫片刻,见小姐没有发话,到底还是弯腰去扶这位大丫鬟了,然后就收获了怒视一枚,讪讪收了手,果然又是个幌子,见怪不怪。

    霜儿愤愤地瞪了没眼色的家丁一下,自己扶着轿子站起来,有道是做戏要做全套。见小姐没有说话,她便知道自己可以继续了。

    “书生,你这诗多少钱一首?”

    “二十文。”江三言并不知江小风已经把价格提到了五十文,她便报了最初定好的价格。

    “我家姑娘与钱家大小姐乃是手帕之交,准备送首诗给她,你写个跟秋天有关的吧,好好写,用心一点。”霜儿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扶着桌子,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江三言的笔尖,力求这个女童生能写出一首好诗来。

    钱家大小姐?江三言不消想便知道是哪一位了,诺大的赐县,敢称钱家大小姐的也就那位了吧,只可惜不曾谋面,浅显的印象也是从别人口中听来。

    经营有道,手段狠辣,离经叛道,红颜祸水……。诸多形容词拼凑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来。

    她微微蹙眉,心底千回百转间,笔下的字句已成:花开在空谷,只入秋风怀。

    “在下才疏学浅,只得浅薄两句,便赠予姑娘吧。”

    江三言收了笔,她没见过钱家大小姐,更没什么了解,有道是道听途说不可尽信,她也不喜随意去定义别人。

    行走在商场,不弱于须眉,前世更是敢向一个女子提亲,且要招她入赘。她垂下眉暗想,应该是一个敢爱敢恨的明媚女子吧。

    不顾世俗眼光,活得洒脱自在,便如空谷幽兰,无需旁人来赏,自会遇到懂她的秋风。

    霜儿拿起被撕下的纸条,心道真寒酸,她张了张口想说你再用功一下,好好写完一首诗,但看着已经收了笔的人,她皱了皱眉转身把纸条递给了自家小姐。

    江三言见她们收了诗还不走,轿子依旧稳稳地停着,她疑惑地看过去,恰好听到一声“赏”。

    干净清澈,带着一丝婉转的尾音,是她听过最悦耳的声音,晃神间,软轿轻抬,已渐渐远去。

    待回过神来,桌上便多了一锭五两重的银子,她急忙起身向追上去归还,却见巷口哪里还看得到人影。

    江三言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良久,她低声嘟囔了一句:“那丫鬟的脚这么快恢就复了吗。”

    最后,她将银子兑开,与江小风一人二两有余,既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