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冷血刀锋 > 第四百八十八章:水火无情吗
    军分区召开连以上的干部会议,地方政府就包括县委干部、各区的区长,胡飞雪从一个区长的嘴里知道了这次会议,就猜测红粉下一步肯定有大的军事行动,什么军事行动这个就很关键,搞不明白,他会坐立不安。

    军分区司令部胡飞雪可以常来常往,但前提是自己一定要有事情,没事瞎去晃悠容易引起怀疑的。

    去军分区司令部可以走大门,还可以走侧门,侧门就是一个小门,小门一般很少有人知道,哪里不设岗哨,这个小门直冲司令部会议室的一个窗口,司令部里有人说话在这里可以听得很清楚。

    胡飞雪就按照自己设计的路线去了,一切都很顺利,到了司令部的那个窗下,他听到会议室里有人讲话,讲话的声音就是军分区司令员、东海独立团团长红粉,但听不清楚,胡飞雪心急刚刚贴到窗上就被门口站岗的哨兵发现,就有了哨兵喝问、拉动枪栓的事情,因为哨兵感觉胡飞雪这个人不像个好人呐。

    军分区司令部包括站岗的哨兵很多人都认识胡飞雪,开明人士声名响当当,如果那天站岗是两个认识胡飞雪的人,事情也许就是另一番情况,却偏偏是两个第一次上岗的新兵,这两个新兵又不认识胡飞雪,而且还感觉胡飞雪不像一个好人。

    胡飞雪被发现,一下子就被逼到了墙角,胡飞雪为了给自己解围、开脱,找任何借口都是苍白无力,唯有粮食才是重中之重,况且粮食问题又是昨天刚刚开过的会议动员,自己也是参加会议中的一员,就说粮食,就说粮食再合适不过了,粮食又是八路军最需要的,说粮食最容易获得好感,而且还主动、不被动,不会被人怀疑,红粉穆秀英可不是两个一般的人,被她们两个人怀疑上可没有好果子吃。

    如果被发现他是内奸特务,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在要命、还是要粮食的选择上,命比粮食重要,如果命都没有了,什么也都没有了,关于这件事情胡飞雪自认为分得清。

    于是,胡飞雪就抛出了粮食这个干扰弹,并且就效果来说看上去还不错,两个女流都很当回事,胡飞雪自认为这件事情圆满就过去了。

    事情搞圆满了,回家的路上胡飞雪就后悔了,粮食那可是实实在在帮助共产党八路军的物资,有了粮食八路军就能打鬼子,就能继续抗日,这样做胡飞雪当然又不会甘心,可是这件事情又是跟红粉穆秀英两个人说得板上钉钉的事情,似乎不能反悔。

    胡飞雪很后悔,一趟司令部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有得到一点,真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他不是蚀把米的小事情,整整二十石,少了根本就显不出他胡飞雪的诚意。

    板上钉钉的事情,也要把钉从板上拔出来;不能反悔的事,也必须反悔,在共产党八路军闹粮荒,人人都吃不饱,能给他们雪上加霜、火上浇油,决不能给他们雪中送炭,这件事如果被辟谷太君知道了,辟谷肯定就会怀疑他的忠心,得不偿失!

    回家的路上胡飞雪一直都在后悔,后悔起来捶胸顿足,一直都在想办法如何把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把钉子从板上拔出来。

    一路上,胡飞雪一边后悔,一边又在想对策,就在他迈进家门那一刻,办法忽然就有了,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喜不已。

    胡飞雪走后,红粉的心一直都是七上八下,感觉胡飞雪今天的行为就是有些反常,不合乎逻辑。会议之后,所有的人都去伙房吃饭之际,红粉问政委穆秀英:“胡飞雪的事你怎么看?”

    穆秀英说:“我感觉是烟幕弹,看不清,不好说。”

    原来穆秀英也是这样一个看法,红粉说:“我是说粮食的事,他能甘心情愿把粮食交给我们?”

    穆秀英说:“我就是说这个不好说,昨天开会的时候,胡飞雪还一直是哭穷,说自己也是吃不饱饭,没有粮食不能下地挖,就是挖也挖不出来,今天一出手就是二十石,今天昨天就像两个人,一点都连贯不起来。”

    两个人正说着话,街上忽然就传来“嘡嘡嘡”的铜锣声,铜锣被敲的急促一直响,而且每一声锣响的后面都随有一个人的叫喊:“走水了,走水了,老少爷们赶快帮忙去吧,走水了,走水了!”

    胶东地界起火了决不能喊起火了,因为你这样喊肯定会有人揍你,起火了中的起字用在火上不吉利,喊着火也不行,因为这样喊大火会越烧越旺,水火不相容,着火了、或者起火了,都得喊成走水了,喊走水了,火听到水肯定会有所收敛,就不会肆无忌惮。

    在胶东只要喊走水了,所有的人说都知道是起火了,着火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行动上就是提桶、端盆,拖着锨、挥舞着扫帚冲向火场,红粉、穆秀英也不敢怠慢,她们两个也急忙冲向起火的方向。

    起火的方向远远就能看到黑烟滚滚,有时候还会有腥红的火焰舔上天空,起火点就在胡飞雪的宅子里,喊走水的那个人就是胡飞雪家里的那个伙计,他叫喊的声音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叫人绝望。

    胡飞雪的宅子里已经聚着很多人,大火已经被浇灭,空气中弥漫着水汽、柴草被烧焦的气味,红粉刚踏进胡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