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造物主实习指北 > 第6章 成为神的第六天
    光线都仿佛追逐于那人身上,那是即使随意站着,也会让人不由自主投注视线的身姿样貌。

    无论以哪个种族的审美标准,青年的长相都非常好看。

    他的眉眼很漂亮,纤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一小片阴影,唇角像是自带浅淡笑意。

    白皙的皮肤与修长身材也为这份美增添光彩,不论性别,出现在伊维眼前的黑发青年都是再标准不过的美人了。

    伊维挂在嘴角的嘲讽弧度随着戛然止住的声音一起消失,他有一瞬间压平了唇角,但很快又在起身瞥见跟随于青年身后的银发天族时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除了刚才确实突兀停住话语,他的表情几乎让人看不出有发生任何情绪变化。

    当江辞更走近几步,他看见伊维明显地皱起眉。

    这是很显而易见的抵触表现了,江辞在意识到时停下了脚步。

    夜族的管理者似乎对他有些反感。

    印证江辞的想法,伊维把视线稍偏向另一处,不看他们这边,没受面具遮挡的侧脸显得矜贵冷漠:“谁让你把天族放进幽夜城的?”

    这句话问的是副官,阿诺德很有经验地选择闭嘴不答话。

    实际也知道这事与对方关系不大,因此伊维在问完后也不多追究。

    视线回转,伊维的目光越过江辞,停在其身后的银发天族身上,然后微眯起眼,嘲弄般地哼了声:“来幽夜城,不觉得屈尊降贵么。”

    路西只淡淡看他一眼,丝毫不为所动。

    这一眼,尽管不是有意表达什么,却依然让人感受到天族的高傲。

    伊维就是最讨厌对方的这一点,那种与生俱来而不自知的傲慢。

    江辞隐约感觉空气里就像忽然发生了某种冲突,像两种化学试剂凑在一起,继续放着不管可能会产生什么不明反应。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江辞出声把这氛围打破,“阿诺德没跟我说。”

    这个问题却仿佛精准踩雷,伊维顿时紧抿着唇。

    夜族的肤色都微有苍白,唇色也偏浅,做出抿唇这个动作时总容易多出一份脆弱美感。

    可夜族实际与“脆弱”这词完全沾不上边,凭借特殊的种族天赋,他们有能力与天族抗衡。

    抿唇是心情不快,但只短短几秒不吭声,伊维最后还是回答了江辞的问题。

    “伊维。”他应声道。

    “嗯。”江辞微笑着,不留痕迹地夸一句:“很好听的名字。”

    江辞记下名字,暂时不清楚伊维是为什么抵触他,思考了下,江辞觉得或许是因为天灾……

    在这个世界发生的天灾频繁又严酷,导致各个种族的人都难以拥有安定的生活环境,而在这么多年里,「神」一直毫不作为。

    有人因此对不作为的「神」感到不满,江辞觉得也是正常的。

    对于“不作为”这事,江辞难以解释,而如果要说他不是故意的,这个理由就算是事实也显得太过单薄。

    神的微笑和夸奖代表着什么,伊维不让自己去多想。

    只是随意的微笑而已。

    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夸奖而已。

    他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感情?

    难道就只是因为这样,他就要让自己的眼睛像追逐遥不可及的辉月那般,永远注视在对方身上吗。

    这未免太过愚蠢可笑。

    伊维轻耷下眼皮,显得无动于衷,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神情只增不减。

    阿诺德一看自家管理者还是这个样子,血压都感觉要直线上升。

    这种时候,在神面前不应该好好表现吗?!

    这是多好的机会。

    “您是不是应该下达相关指示了?”阿诺德提醒对方,“要怎么安排神……还有其他天族的临时住处?以及幽夜城里上报身体不适的城民,之前都是您去治疗,现在是不是能请求神同行……”

    说到后半句时,阿诺德以恳求的目光望着江辞。

    没等江辞点头同意,伊维对他的副官说:“这种事情以你的职权不就可以直接决定。”

    言下之意是不想理会。

    下一句:“城民的问题,我会解决。”

    也是因为有能力解决,伊维一开始才会说,就算没有神,夜族也同样能继续生活。

    阿诺德没办法,只得在仔细思考一番后犹豫道:“那、那就靠近翡翠桥那边的……”

    伊维不语,在阿诺德准备就这么决定的时候,冷漠地看他一眼:“庭是被你从幽夜城的版图里划走了吗?”

    庭!

    被一语惊醒记起来这个地方,阿诺德露出恍然表情。

    庭是幽夜城里环境保护做得最好的地方,当然也是风景最优美宜人的地点了。

    阿诺德迅速做好对应安排,江辞没有跟过去,而是决定先去看夜族城民的生活状况。

    还在浮空船上的时候,江辞让阿诺德给他讲了夜族现在的概况,听起来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