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同桌是龙王 > 第25章 跳楼
    早晨再上课时,教室里连着空了两个位置。

    “蒲小时怎么没来上课?”冯老师一进门就瞧见哪儿不对,看向路筠道:“她生病了?跟你说过没有?”

    “她——她昨天晚上肠胃炎发作,连吐带拉一宿,吃过药好多了。”路筠难得撒一次谎,背在身后拧衣角:“我午回去陪陪她,您放心。”

    冯斛清楚这个小女生家里情况,略有些担忧地看了眼那个空座位,侧头确认今天的课表。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你看情况陪她去医院,不要耽误病情。”

    “好的,一定。”

    直到冯老师坐讲台边批作业去了,路筠才松了口气,借着精装五合订本跟大常咬耳朵:“权哲那边怎么说?小时她没出事吧?”

    “说生命气息很平稳,灵魂应该还是安全的,”大常摸不着头脑:“难不成她被困住了?”

    权哲也跟着旷了课,他妈妈从来不信这些事情,还是靠亲爹帮忙打的假条。

    两人担心了节课,憋不住了又给权哲打电话。

    后者抱着拂尘昏昏欲睡,冷不丁被铃声吓到,脑袋在床沿上磕了一下。

    “哎哟——好疼好疼。”

    “你还好吗?小时怎么样了?”

    “她还睡着呢,感觉情绪起伏挺大,估计也是在熬,”权哲心态放得很平:“你急也没有用,再等等,进塔以后就得看她自己造化了。”

    蒲小时还被困在教室里。

    冯老师让她跪,她扭头就走,跑的干脆利落。

    结果后门一打开就是前门,压根出不去。

    她发觉这些幻象不能实质性伤害到她,更多的是推搡谩骂。

    但即使是这样,也比嗡嗡叫的蚊子还烦人。

    等走了两个循环,她已经被吵到头大。

    好些人谩骂到没有底线的程度,下滥的词用得肆无忌惮,像是以此为乐。

    常规的扇耳光震慑法已经没用了。

    蒲小同学人生十六年里,深谙社会达尔主义对她本人的重重考验。

    她个子矮,成绩平平,爸妈还不在身边撑腰,没点脑子估计初都读不完,早早被太妹混混折腾到退学。

    “等等。”

    她顿住脚步,索性站在了讲台旁。

    十多个学生里层外层围了一圈,眼神阴冷又不怀好意。

    一个个像讨债鬼附身。

    “各位,有冤说冤有仇说仇,”她看着昔日里亲切友好的一张张熟悉的脸,心里突然定了下来:“有什么我们说清楚。”

    “唷,谁敢对您有意见啊,”人群里有男生阴阳怪气道:“你是什么人物,我们哪敢招惹你?”

    蒲小时并不理他,优先挑看起来最不好招惹的人。

    “冯老师,他们说的那些,怎么回事?”

    ‘冯老师’神色一愣,厉声道:“你也配质问我?”

    “不是质问啊。”蒲小时笑道:“你要是没个根据就挑事,伴随体罚学生人格侮辱,那只能证明您自己精神状态不稳定,需要尽快就医治疗而不是找学生发火。”

    “您要么证明自己精神正常不是疯子,要么证明我确实恶贯满盈。”

    女人露出恼怒神情,张口就数落道:“蝗灾爆发以后你不顾我死活,居然——”

    “打住,”蒲小时轻快道:“我为什么要顾你死活?”

    ‘冯老师’愣在原地,思路有点跟不上。

    “我是十六岁的未成年人学生,你是有稳定工作和收入来源的成年人,我在灾难爆发时连自己都未必能保全,”蒲小时语速更快:“您为人师表,平时还教导我们不要逞能,这时候反而想敲骨吸髓榨干自己的学生了?!”

    她不等那个老师反应过来,心里清明一片,又看向其他一众同学。

    “来,有一个说一个,我今天就站这听,说清楚。”

    众鬼没想到还能有这么脸皮厚度翻二十倍全都豁出去的战术,思路出现了短暂断。

    现在……现在该怎么搞??

    “你们不说,那我来,”蒲小时一拍桌子,声音洪亮:“刚才追着我骂来骂去,无非就是我家里囤了米粮油,分你们太少,灾难之前没跟你们讲,出了事怪我不提前讲,是不是?”

    “那我就问一句,我现在说年后要发大洪水,你们要买橡皮艇囤氧气罐的现在就去,有人去吗?谁去?”

    “吵啊,不是要骂我吗?”

    她个子娇小,凶起来反而不是一般的霸道。

    “把占人便宜事后诸葛亮自私自利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按市价卖肯给钱的有吗?体恤我没饭吃没水喝的有吗?只许你们平安就不许我保护好我自己,这是怎么个王八道理?!”

    怒气没多少,气势超级足,说到最后全班安安静静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蒲小时一扬下巴,转身就走。

    有女生冲着她的背影吼道:“你强词夺理!你欺负人,坏透了烂透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