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同桌是龙王 > 第19章 进塔
    蒲小时感觉自己的头发又要竖起来了。

    她目前算人形自走蓝牙,不会法术也不熟悉这里的一切。

    ……老天保佑,今晚我千万不要被吃掉。

    敖珀威压一放出来,围过来的家丁仆从都面露惧色,几个出身水系的婢女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纸白。

    也就在这时,高塔顶端传来两声轻啼。

    有一对红羽水鸟结伴飞来,蹁跹着绕塔降落,眨眼功夫就落在他们面前。

    鸟翼再一扬起,便成了织缎红袍。

    蒲小时往敖珀背后躲好,两扒着他的衣袍悄悄看他们的样子。

    那两只鸟变成了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二十多岁,五官轮廓相仿,应该是兄妹关系。

    “有失远迎,龙王息怒。”他们行礼道:“归先生正在塔上弈棋,请。”

    敖珀冷眼颔首,迈步进塔。

    说来奇怪,这塔门看起来古朴沉重,自行打开时一点声音也没有。

    再往里面进,就好像又进入另一方天地,宽敞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蒲小时偶尔去陌生小区里找朋友玩都会紧张忐忑,到了这种明显与人类社会无关的地盘更是没有底气,忍不住牵着敖珀的袖子上楼。

    她又怕自己被波及迁怒,又不希望敖珀因为这个举动看轻自己。

    没走几步,敖珀忽然停了下来。

    “给我。”他回眸道:“我牵着你过去。”

    蒲小时:“……!”

    少年不多解释,扬握紧她的冰凉掌心,再度领着她往上走。

    清晰温度传递交换,是她此刻急需的安定感。

    塔高十二层,深金墙壁雕琢着清四御五方五等一众仙家,无一不是神态入微,雍容庄重。

    正央是海蓝色的通天浪柱,银白浪花间有飞龙游蛟腾云而上,最顶端隐约可见展翼天龙。

    似有若无的珊瑚香散在空气里,轻盈似夜雾。

    红袍男女引路时脚步不停,登上天梯以后更像是腾空飘飞,速度越来越快。

    蒲小时尽力跟着他们,偶尔提着胆子屏住呼吸看一看周围。

    好多珍珠啊。

    不是商店里蚕豆大小的珍珠,是像灯笼一样盈润又明亮的海珠。

    嵌在浪花之间,漂浮在十二层上下,将金壁海柱都映照的无比辉煌。

    她心里生出了更多的敬畏。

    在现实里,人们好像无所不能,可以建数百层的摩天高楼,可以用药物移换骨骼器官。

    比起极尽瑰丽的雕像珍宝,神灵真实存在的气氛反而更加震撼。

    是遥不可及的云端,是直击内心的圣洁。

    前方两人突然停住。

    “到了。”他们再次行礼:“茶点已经备好,请慢用。”

    蒲小时侧头一看,发觉这一层浮着一朵饱满盛放的青桃花。

    单是一枚花瓣都有她家客厅大小,五瓣错落绽开,颇有种空楼阁的梦幻感。

    长须长发的老人捻棋微笑,坐在花蕊央道:“好久不见。”

    敖珀握着蒲小时的倏然一紧,冷冷道:“倒也不用寒暄。”

    “还带了一个朋友过来。”归先生侧头一瞥,徐徐道:“小友很精神啊。”

    蒲小时突然被唤到,眨眨眼应了一声。

    “老先生好。”

    “幻华铃本就是姐姐留给她的礼物,您不拿自取,说不过去吧。”

    “确实如此。”老人颔首道:“应当还她。”

    “不过,应当,却不该。”

    他膝前置放着两个藤编棋篓,棋盘如墨水般纵横分布在空,此刻虽然已经停了,但还是有黑白棋子自行飞出,对弈不休。

    蒲小时突然想起自己的使命,试探性唤了一声。

    “幻华铃?”

    高处某一侧的空气突然出现了波澜般的浮动,有一条鲤鱼般的铃铛腾跃而出,循着声音就朝她冲了过来。

    老人抬眸看去,那鲤鱼在游来的时候竟像是没入另一重浮空河流里,眨眼就全尾隐去。

    蒲小时硬着头皮又喊了一声。

    “幻华铃!”

    鲤鱼艰难地游出漩涡,从空气里挣扎出来,一个甩尾就朝她游去。

    另一拨无形的浪潮再度拍来,把铃铛转瞬吞没。

    敖珀面色更冷,右一翻便有寒光凝聚,萦绕出龙爪般的异器。

    归无岐摇头叹息。

    “你执念太深,本不必保这琼城。”

    “万人死,万物生,因果轮回,皆是定数。”

    蒲小时还在心疼那条被大浪拍打来去的锦鲤铃铛,侧头看了半天都没找到它在哪。

    敖珀抬虚点,阶梯旁现出一抹云彩,与碧桃花距离甚远。

    他把她领到那朵云上坐好,再一招,掌心多了一卷书。

    “不是执念。”

    “我命里该保这座城。”

    归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