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基建王座 > 第119章 金色品质超稀有套装
    渊流城北城门外,血腥味和厮杀声在狂风,裹挟着漫天烟尘,肆意飞舞。

    沈轻泽在十连抽得到的飞翔技能卡很快就派上了用场,硕大的半透明羽翼在半空轻轻振扇,背光里,在地面投下大片阴影,将颜醉完全包裹在内。

    沈轻泽的突然降临,整个战场有一瞬的凝滞。

    无论是气焰疯狂的螣蛇兽人,城头上紧张观战的人族守军,亦或者背负巨大使命、冒着生命危险试图活捉螣蛇的轻骑兵们,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望向战场央,聚焦于沈轻泽舒展双翼的背影。

    “那是……是主祭大人?!主祭大人回来了!!”

    “天哪!主祭大人竟然会飞!是神迹降临了吗?”

    “快告诉我这不是幻觉,主祭大人背上那是什么?”

    高高的城墙上,已成为渊流城一份子的巫术师塔格,举着木法杖,呆呆地望着远处半空的沈轻泽,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我的神啊,我看见了什么?难道是西大陆传说的天使之翼吗?”

    一旁的金大不满地纠正“我们主祭大人明明是大夏国师的后裔,才不是你说的什么天使呢!”

    就在二人忍不住开始为沈轻泽的来历,引经据典作东西之争时,忽而有人惊叫“你们快看!”

    那厢,螣蛇兽人眼见族长和祭巫同时受创,大军气势顿时为之一截!

    弥漫的硝烟混杂着焦糊和血腥味,叫人直欲作呕,渊流城轻骑兵和火铳兵抓紧这来之不易的时,纵横于战场,奋力收割俘虏。

    局势天平渐渐向人族一方倾倒……

    兽人军阵央,沈轻泽将颜醉从烈火马背抱下来,双翼稍稍合拢,宛如一只半透明的茧,牢牢护住颜醉。

    “你毒了?蛇人连你也下了蛇毒?”沈轻泽语气笃定而阴沉。

    颜醉一身军装几乎浑身浴血,分不清哪些是敌人的,哪些是自己的,烈火默默从背后垂下头,蹭了蹭主人的背,在它身上,也有数不清的伤痕,在涓涓渗血。

    从城主府一路疾行而来,沈轻泽已经彻底明白这群蛇人对他的渊流城干了些什么!

    往日里热闹的街巷变成空城,爱好和平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毒者失去人性残害至亲,亲人爱人被迫戴上锁链关起来等死!

    这是他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城市,是他倾注了感情和汗水的心血,沈轻泽简直不敢想象,倘若自己晚回来一步,这里将会有多少无辜之人凄惨枉死!

    整个渊流城将要作出多大的牺牲,才能保全下多数人的平安!

    他的目光冷冷扫向附近紧张对峙的螣蛇兽人,一动不动注视着,脸颊肌肉清晰绷出颧骨的形状。

    若非抱着颜醉的动作尚且轻柔,颜醉几乎要怀疑对方下一秒就要大开杀戒,将这片战场整个夷为平地。

    若是平时,颜醉自然乐于在对方怀里窝着,最好连脚都长在沈轻泽身上,然而眼下是在局面瞬息万变的战场,他身为城主,更加没有任性的权利。

    颜醉伸抚平对方罕见的怒容“不要担心,这种蛇毒并非无药可解,我们已经抓到了一些螣蛇,只要逼它们交出螣蛇族地的驱毒草,就可以为毒者解毒了。”

    他勉强从沈轻泽怀直起身“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抓紧……”

    话音未落,变故横生——

    原本螣蛇兽人远远包围着二人,它们面色踌躇,神情紧张,既不敢上前,也不敢逃跑,彼此嘶鸣着,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族长和奄奄一息的祭巫。

    螣蛇祭巫受到颜醉当胸重创,胸口被洞穿一个血窟窿。

    颜醉的枪上附着了龙鳞玉的破坏能量加成,不断吞噬着周围的血肉,哪怕螣蛇祭巫本身拥有强大的治愈术,也无法救活自己。

    眼见自己活不成了,它决心临死前为螣蛇一族作出最后的贡献。

    螣蛇祭巫没有攻击力,但它强大的生命力和治愈术无与伦比。

    在生命渐渐流逝的终点,它全身衰老松弛的皮肤竟然重返青春,头发胡须变得乌黑浓密,就连尾巴脱落的银色鳞片竟然也重新长出来,细密地泛着光泽。

    它的口念着冗长的咒语,目光平和地望向螣蛇族长,后者仿佛明白了它的选择,强忍着悲伤和屈辱,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声!

    极高的分贝,扭曲的音调,刮刺在人类耳膜上,比最难听的噪音还要令人难受,那是唯有螣蛇族人才能听懂的声音。

    族长在命令大家放弃攻城,全线撤退!

    此时此刻,螣蛇族长前所未有的感到后悔,若早知道渊流城有如此诡异的火器,若早知道渊流城内没有因蛇毒内乱,它绝对不会如此贸然攻城。

    可恨那个人族巫术师“洛特”,隐藏了关键信息没有告知自己,渊流城里还藏着一个强大的主祭!

    如今祭巫救不回了,继续打下去根本没有意义。

    为今之计,只有立刻退回大峡谷死守螣蛇族地,等待渊流城这批已经蛇毒之人统统毒发而亡,尤其还有渊流城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