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对你见色起意 > 今夜情浓
    梁靖川背对着光,大半张脸埋入阴影里,懒懒散散地走下楼梯。

    “你还挺喜欢替人出头。”

    小明星喉间发紧,脊背绷得直,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原本幸灾乐祸的情绪和高高在上的姿态都被吓散了,她半个字都说不出。她这段时间有人捧,出演了几部小火的网剧,拿下了不错的代言,又混上了上星剧二番,事业蒸蒸日上,是个数得上号的流量小花了。今天借着几分醉意,经纪人又不在身边管制,她有些飘飘然,才会没摸清对方是谁就口无遮拦。

    她承认自己现在很紧张,因为整个会场的氛围就很不对劲。

    拍卖会的所长先她一步迎上去了,看着梁靖川的脸色,战战兢兢地喊了声“梁少”,笑容十分勉强,仿佛吃坏了东西,“您看这东西……”

    “碎了就碎了,她砸坏的我赔,用不着你搭钱。”梁靖川不太在意,眼风都没掠过去,好像地上就是一堆不值钱的碎瓷片似的。

    所长微松了口气,揩揩额头上的冷汗,陪着笑脸点了点头。

    梁靖川挑了下眉,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平静的视线让人琢磨不透,“你还专挑我拍的东西砸?”

    “怎么,你还打算兴师问罪不成?”许昭意轻笑了声,不避不让地看着他,语气松懒,全然没有小明星期待的仓促和底气不足,“只是失了一回,我还得拿这碎瓷片儿自刎谢罪?”

    “我没这意思。”梁靖川轻轻一哂,也没计较,只略略瞟了眼正拍卖的藏品,“你要是喜欢听这一声响儿,就都拍下来,今晚回家慢慢砸着玩儿”

    他还真将色令智昏演绎得彻底。

    “别,”许昭意听得头皮发麻,一言难尽地看着他,颇有点嫌弃的意思,“我可没什么糟践东西的嗜好。”

    她一抬,臂上起了的一小块淤青显露在他眼前。

    梁靖川的面色沉下来,不温不凉地晃了眼小明星,像是才想起来这个人似的,低冷的嗓音没什么温度,“你刚刚对她动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空气骤冷。

    恍若严冬降下一场凛冽如刀的霜雪,冻得人肌骨皆寒。

    这哥哥,不笑的时候太凶。

    小明星本就听得心惊肉跳,半分都不想就在这儿,却也不敢走。突然被点到名,她咬了下唇,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句“我没有”。

    确实没有。

    本来她只是想给沈姒不痛快,谁成想误伤了一个就惹祸上身。

    带小明星来的男人才是真的要疯了,他出去接个电话的功夫,就被告知女伴惹了一位瘟神,闻声过来时心底直敲小鼓。他扫到刚清理走的瓷片,头顶都快要冒烟了。

    要了命了。

    “梁少,砸坏的东西我赔,今天搅了您和嫂子的兴致,实在抱歉,”男人陪着笑脸连声道歉,扭头就变了脸色,不耐烦地扯了把小明星,“还不快给人道歉?”

    小明星表情微变,面容苍白如缟素,绞着指,站在原地没动。

    “这么不懂事的货色,”梁靖川轻轻一笑,整个人却透着一股不耐又沉郁的劲儿,让人心底无端地犯怵,“你教出来的?”

    男人心底咯噔一下。

    他被当众落了脸面,又不敢朝梁靖川发作,心头那把火烧得更旺了,抬一巴掌扇了过去,“我让你道歉,你他妈耳朵聋了?”

    小明星捂着发烫的脸颊,难以置信地抬眸,耳朵都短暂地耳鸣。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觉难堪。浑然忘了所谓靠山和情分,只是一场权色间的逢场作戏。

    她咬了下唇,“对不起……”

    许昭意被眼前一幕惊了下。

    她心生厌恶,不适地后退了半步,倒没觉得有多快意,大庭广众下实在看不下去,她扯了扯梁靖川的袖口,“算了吧。”

    梁靖川无动于衷地看完,握住许昭意的拉到身侧,拇指抵着她的腕骨不轻不重地摩-挲了下,像是在安抚。他的意态轻慢,沉冷的嗓音没什么温度,“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吧?再让我见到她,你替她折一条胳膊,把今天的事平了。”

    这话说得严重了。

    只消一眼,男人心底惊悸,赔着笑脸点头,“我懂,我懂。”

    靠美色博取的资本和会,今天算是全部断送了。就为了这么一句话,等待她的是封杀和雪藏。

    会场内沉寂了片刻,低声议论就如恶蚊之声席卷了整个空间。有人冷眼旁观,有人轻淡地笑了笑,有人跟朋友对视了一眼。恍若是对着这戏剧性又愚不可及的一幕施舍了一点暗含轻蔑的兴致。

    “载入史册的一幕啊,我还没见过我哥为难女孩子。”梁博推开怀里的美人,直起身来。他趴在二楼的雕花栏杆上,啧啧称奇。

    “戏子而已。”傅少则漫不经心地戏谑,“出来卖的货色,还真拿自个儿当回事儿。”

    “我怎么听说,他俩高那会儿不对付?”有人好奇地探了探身,诧异道,“早恋绯闻都传到附去了,不还分闹掰了吗?”

    千奇百怪的本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