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谣道 > 第六章 魂乡丹
    魏南听着听着不自觉的满面悲伤起来,突然他感觉胸口一疼,猛然惊醒,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贺清函的面孔,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跑到了贺清函和阴沉老者打斗的地方。

    而贺清函正一边用仿若树枝的右手插在自己的胸口,一边躲避着阴沉老者的攻击,魏南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正在被一点点的吸食殆尽。

    魏南有些明悟,心中一片冰冷,他看着贺清函声音虚弱的道,“那些在祁神节祈过愿的人,都是被你吃掉了么,还有真正的贺清函”

    他还没问完,便听到方枫秋的声音。

    “师兄--”方枫秋的声音在身后断断续续的传来,魏南回头,便看见方枫秋右腿不断的留着血,一步步的朝他的方向挪着。

    砰—

    贺清函把魏南的身体扔到方枫秋的身上,随后舔了舔自己右手上的血迹,没有否认,只是邪笑道,“你的味道倒是真不错。”

    方枫秋抱着魏南的身体,迅速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用有些颤抖的右手给魏南喂下,硕大的泪珠不断从他的眼眶中流出,声音哽咽着小声喊道,“师兄,师兄”

    阴沉老者托着小鼎,瞥了眼魏南和方枫秋,语气不善的对苏越道,“看好他们两个。”

    他面色难看,心道,这妖道速度极快,又耐打,好不容易耗掉点他的灵力,又被他给吸回来了。

    临近子时,西十镇的黑气慢慢变淡。

    打斗中,贺清函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苏越对他说道,“魂乡丹,可修复受损根基。”

    苏越听后眼眸一闪,垂下眼眸,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阴沉老者面色一变,看了眼苏越,对贺清函寒声道,“确实有此功效,那又如何。”

    贺清函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表情怪异的大笑起来。

    听着这笑声,阴沉老者面色难看,手中的小鼎一顿。

    这时阴沉老者发现贺清函的身影突然消失见,他心中暗道不妙。

    闪到祈愿树顶,看着树顶上的黑色漩涡越来越小,一声令人寒毛直竖的尖叫声响起,漩涡消失不见,一个散发着幽光的暗红色丹药缓缓降落。

    阴沉老者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静静看着丹药降落,没有动。

    “老家伙,你不去拿魂乡丹么?这动静这么大,一会儿人都来了,可就糟了。”贺清函的身影不知何时也出现在树顶,歪着头看着阴沉老者,怪笑着道。

    阴沉老者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这老家伙,别这么看着我,很可怕的。”贺清函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突然出手右手幻化成巨枝袭向阴沉老者。

    阴沉老者祭出小鼎,接下贺清函的一击,突然他面色一变,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树枝缠着,无法动弹。

    贺清函大笑着,一跃而起伸手抓向魂乡丹,“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阴沉老者冷哼一声,肉疼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滴发着绿光的水珠状的东西,放入小鼎中,向贺清函抛去,同时另一只手幽光一闪,在缠绕着双腿上的树枝上用力一划,便挣脱出来。

    贺清函被发着绿光的小鼎击中,他惨叫一声,被击中的地方,开始燃烧起绿色的火焰,“阴冥水!!”

    阴沉老者取出一个玉盒,接住了缓缓坠下的魂乡丹。

    突然天空昼亮。

    树下传来了苏越的声音,“师尊,天罗!!他们是云泽的人。”

    一道道明亮的光刃从天而降,罩住阴沉老者和贺清函。

    阴沉老者面色一变,运起全身灵力,召回小鼎,悬在自己的头顶。

    贺清函浑身都开始燃烧着绿色的火焰,他不断的惨叫着,面色扭曲的冲向阴沉老者,“一起死吧。”

    同时阴沉老者身下的祈愿树树枝也同时变的粗壮,纷纷向他缠绕去。

    阴沉老者身体一僵,额头冒汗,伸手在唇上一抹,一滴滴鲜血被小鼎吸收,小鼎幽光大盛,牢牢的护住阴沉老者。

    光刃降落,贺清函燃烧着绿色的火焰,被无数的光刃击中,但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撞击着阴沉老者,片刻功夫,便落在树枝上不再动弹。

    阴沉老者没看贺清函的惨状,只是咬牙支撑着打在身上密集的光刃,光刃每打在阴沉老者身上,小鼎都会颤抖一下。

    咔嚓一声,阴沉老者看着小鼎身上的一丝裂痕,脸颊一抽,心疼无比。

    时间流逝,白色光刃仿佛无穷无尽般。

    咔嚓,咔嚓,鼎身裂痕越来越多,阴沉老者面色惨白,身体也开始摇晃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他心中暗恨,如果不是他寿元将近,他也不会因布置这千魂万乡阵而受伤,加之刚才又被这贺清函搅的旧伤复发,不然面对这练气期小子发动的天罗,作为化海期修士的他岂会如此狼狈。

    树下,魏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方枫秋面带恨意紧紧盯着祈愿树顶,他浑身颤抖,一手拿着两三块灵石,一手掐诀,身前悬浮着一个发着微弱光芒的卷轴,不过光芒微弱,仿佛随时会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