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 第238章 第两百三十七章
    虚空之暗深处的白光, 是当初宇宙膜破洞所引发爆炸的残余。

    没错, 因为某些“细菌病毒”不识趣地反抗, 宇宙的伤口几千年没有愈合,伤口边缘的爆炸,也连绵至今。

    这对于宇宙而言, 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

    对于一个明而言, 还不够找到一根稻草。

    而从爆炸开始的所有一切,都记载在白光。

    这与“安全区”奇异的规则结合,以至于只要看见它,白光记录的信息就会蜂拥而至, 宛若知识逐人。

    在这安全区内, 还有另一个地方, 也会出现这种奇异的现象。

    那就是虚日, 那颗曾被命名为卡利亚纳的黑洞。

    若越过黑洞的视界, 越过那条再也无法返回的线, 这么做的人不只是能看到从黑洞爆炸道今日的所有事情,就连从大爆炸宇宙诞生开始, 到抵达视界的这一刻,这个宇宙发生的事情,他都能看到。

    然而……

    【然而, 明明是以‘我’为关键词检索,偏偏是我, 看不到失忆前的事啊。】

    妙圣尊感叹。

    虚空之暗深处, 萤火虫群般的细碎光片明灭闪烁着, 将祂最小的弟子环绕。

    假拟出的直播摄像头现在在拍摄夏炯浏览到的信息,所以尚没有一个蔚蓝星人知道,虚空之暗的深处,又发生了变化。

    不久前刚往这里晃荡过一圈的天镜君,或者说,魔神烽,不知何时回归了这里,此刻就悬浮在妙圣尊身边不远。

    他倒是不敢睁开眼,更别说像是夏炯那样,直视那一束越过数千年、由无数彩光聚合形成的白光了。

    在这一圣人一魔神身旁,是无数追踪“天镜君”而来的大魔神的尸体。

    从金莲自虚空之暗深处摇曳长出开始,大魔神们就知道他们被欺骗了,先前唱花衣在废墟遇到烽的时候,他就是在被大魔神们追杀的途。

    按理说,之前才从这虚空之暗深处边缘路过不久,烽不该返回这里的。

    但他不知用什么方法窃取了应劫之子的一点力量,对虚空之暗的变化比其他大魔神更敏锐。曲忘生将夏炯送到虚空之暗深处的动静,其他大魔神没发现,唯有他发现了。

    等烽带着追他的追兵过来,看到的就是夏掌门紧闭双眼进入观想,身周飞舞无数细碎光片的模样。

    然后,这些追兵就被妙圣尊解决了。

    死了的圣人依然是圣人,除应劫之子外,莅临这片虚空顶点的存在。

    唯一出人意料的是,妙圣尊竟然放过了附身在天镜君身上的魔神烽。

    甚至魔神烽还笑嘻嘻和妙圣尊打招呼:

    “好久不见啊圣人。”

    妙圣尊竟然也应下了他的招呼:

    【啊,是你啊。】

    烽的笑容认真了一点。

    “原来圣人还记得我呀。”

    妙圣尊莫名诧异,道:

    【不管如何,你也算我倒数第二个收下的弟子,怎会记不得。】

    此言一出,若不是这里是没有外人的虚空之暗边缘没有外人,大概三万诸天都要吓一跳。

    太学道修士收弟子,确实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妙圣尊又是太学道之祖,太学道修士有的毛病他都有,座下弟子里,性格比夏炯还奇葩还讨人嫌的不在少数……

    但也没到收魔神为弟子的地步。

    就连烽自己,也没想到妙圣尊称他为弟子。

    他还附身在天镜君身上,而非用自己红发黑肤的原貌,以至于眼睛一瞬间微微瞪大并不明显

    。

    片刻,他才笑了一声,语气讥讽问:

    “原来我是弟子?原来我不是圣人你为救下应劫之子随便抓住的一只大魔神?”

    妙圣尊仿若不解其意,道:

    【我确实是随便抓的一只大魔神没错,但既然抓到的是你,教导的是你,你当然也算是我的弟子了。】

    祂这么说,似乎一点也不心虚。

    ……好像没有放了烽五十多年鸽子一样。

    五十多年前,妙圣尊决意救下这一代的应劫之子。

    但就算是圣人,也不敢直接对应劫之子动手,哪怕这位应劫之子还没出娘胎。

    妙圣尊性格并不鲁莽,只是做了决定后哪怕撞南墙也不会回头。因此祂行动力很高地抓了一只大魔神,在他身上试验起来,在第三个方案的失败后,毫无气馁的妙圣尊终于成功了。

    成果就是烽。

    一只摆脱了虚空之暗控制,摆脱了无穷无尽杀意,能使用法宝和术法的大魔神。

    妙圣尊喜悦非常,且怀上应劫之子的那位农妇显怀越发明显,他准备立刻对应劫之子动手。

    好在这位圣人能到底比祂座下最小的弟子要靠谱许多,并没有抛下实验品大魔神不管,祂给烽留下直接以术法打入他脑的教导,和一个品质精良但称不上十分难得的金圈法宝,承诺很快就会回来安置他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