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赤水 > 第40章 全才
    那天日头灼人,阮兰扛着锄头回家,正用衣袖擦着脑门上的汗,脸颊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还没来得及进屋喝口水,就被屋里的摆设惊得张大了嘴。

    据他奶奶说,这个房子是他爹没走的时候盖的,很排场的间大瓦房,所以他很顺利的娶到了媳妇。可还没等媳妇生下儿子,人就被征兵征走了,所以阮兰在这里住了十六年,一直把新瓦房住成了旧瓦房,把旧瓦房住成了破瓦房。

    以前奶奶在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房子虽然破败,但是很温暖。现在他唯一的亲人走了,这个房子的暖气都散了,然后他就觉得,破就破吧,反正也无所谓了!

    濯央法力恢复的差不多后,每天捏个除尘诀帮他打扫房子,还补好了漏雨的房顶。自从见识过这只妖怪的本事后,阮兰一直表现的很淡定,今日如此失态,实在是事出有因。

    濯央把一间房给他改成了书房,阮兰站在门口向里看:见柜都是名贵的红木,色彩明亮,触感细致,又能防潮;各种各样的书籍塞了整整一柜,阮兰觉得他只要一开柜门,那些书就会涌出来淹没他;房四宝齐备,纸是上好的宣纸,细腻光滑,架上毛繁多,长短粗细不一,有专用来作画的,有专用来写字的。

    濯央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我给你准备的,喜欢吗?”

    阮兰背过脸,声音低沉喑哑,“给我干什么,我就是山里的一个穷小子,哪里用的上这些东西。”

    濯央一巴掌呼到他背上,看着倒是十分凶猛,“穷小子怎么了,穷小子也有抱负,穷小子也能一飞冲天,谁规定穷小子就不能出人头地的,谁?”

    濯央左右顾盼一副找人的样子,“别的不说,就说我吧,”她停下来,挥关上门,如同一个名满天下的大人物即将要吐露年少无知时的囧事,显得格外神秘。

    “我小时候还不如你呢,没一点求知欲,整天除了玩就是睡,我们那的妖怪都不愿意跟我玩。看我现在,只要我想,就能翻反拍命格,覆颠覆乾坤。”

    见濯央眯着眼、转着,一副神功在,天下我有的样子,阮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哦,那你前段时间还被伤的那么重,是被哪个仇家寻的仇啊?”

    濯央顿时恼羞成怒,伸要去拍阮兰的头,却不想这还没几个月,他又长个了。

    惦着脚尖打人总输了一股气势,濯央只好悻悻作罢,心道这孩子正长身体,又没吃什么好东西,看着越来越瘦了,自己怎么只买了书籍,没给他带点吃的呢?正懊恼间,突听阮兰道,“我都忘了问,你哪来的钱?”

    濯央见他神情严肃,知道这孩子为人正直,怕她为了这些东西使了什么不光彩的段,于是也就不瞒他,“你记得我那件衣裳吗,破破烂烂的,你还帮我洗了。”

    阮兰点点头,他当然记得,濯央受伤时穿的那件锦袍,黑金夺目,十分漂亮。

    “那是我属下进贡的朝服,里面有金线,刚好拿来应急。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这事儿,还好你没扔。”

    她这轻描淡写的态度全方位的展现了自己富可敌国的派头,阮兰默默听完,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

    “哪用你担心我,我是谁呀!”濯央接过杯子得意洋洋,“好好学,然后去赶考,你们人都怎么说来着,光宗耀祖是吧?”

    阮兰走到书柜前,开了柜门去看里面的书,濯央仍在叽叽喳喳个不停,“村上不是有个老夫子吗,你不会就去问他,还需要书就给我说。”

    “对了,以后你也别上地干活了,干活的事交给我,你在家好好读书,做饭的事你也别管了,我来想办法。我出门一趟,”她边向门边走边自言自语,“祁山应该有山鸡野兔吧,得给这孩

    子补补身体了,要不然非长成一个麻杆不可!”

    自从决心好好培养阮兰后,濯央顺利接过养家重担,从一个游好闲的散人变身为督工、农民、猎、厨娘。只有先生一职她胜任不了。

    濯央心里不服啊,想她好歹也是拜过名师的人,不仅法力高强,而且胸有沟壑,这区区几本书能难道她?

    于是她趁阮兰睡着后翻了翻他最近看的书籍,刚一打开,就被上面密密麻麻的解释和记载砸得晕头转向。靠在椅子上发了会呆,认命的继续干她的体力活去了。

    阮兰的功课做得很好,虽然濯央不是太懂,但她起码能看出阮兰的丹青术已经高出她一截不止。

    虽然不免要感叹两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濯央还是按时给他更新书。每回她直接遁光来回,也不怕东西多,觉得家里的书已经够多了,又把围棋,象棋和弦琴般了回来,反正她只是个搬运工,不负责对弈和教音,自然也不怕多。

    她做这些事时其实有一些恶作剧的心理在里面,阮兰越长越冷淡了,她十分想看他兼顾不了抓狂的样子。

    让她没料到的是,阮兰竟然把这些东西都学会了,而且每样都不差!

    清晨,阮兰在房弹琴,濯央在院里练剑,此时阳光微醺,男静女动,倒是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

    濯央练剑十分随心,潇洒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