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峰雪 > 第七章 破老巷有人西去 1
    其实,冷墨也想习武,但穷人学文,富人学武,他有所了解,断然不会将自己当做富人,且资质一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资质好坏,诸多困惑,让他放弃了习武。

    以后,他也迷茫,若能学上一招半式,强身健体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似乎,只能随缘。

    缘分到了,也就会有了吧!

    一夜无话。

    待天边翻起鱼肚白,身着灰衣的少年像往常一般,烧火做饭。

    这一顿饭,吃的最是差。气氛压抑,都低着昂贵的头颅扒饭,无言。

    青草山山后,少年坐在一块巨石上眺望远方,七胖在他身后不远处,想来是怕了。也对,青草山山前呈两级阶梯分布,山顶平坦,也还算开阔。接着就是一落差极大的“台阶”,至百家村处,地势再度平坦开阔。再有一百米落差,就已至山脚。当然,形象一点描绘,这青草山就像两个梯形叠加,斜面都是缓坡,延绵不绝。山后则是鬼斧神工,就像那直角边一般无二。

    这里不仅形绝,就是深度也令人胆寒。昔年曾有人闲来无事,推一巨石坠入深渊,约莫三十有几秒才听得雷霆声音入耳,可见深度一斑,当即吓坏这位闲人。

    入秋了,山顶一带渐渐冷了起来,倘若再过两月左右,便可赏雪梧桐树下,银装素裹,自是一番情趣。

    灰衣少年缓缓站起来,叹了口气,事实上这几天他叹了好多口气了。愁啊!真的愁啊!他原本清秀的脸上硬被挤出几道不纯的皱纹。当真“一愁莫展”哈!灰衣少年便是冷墨。

    看着略显萧条的冷墨,七胖打心里的疼。他想安慰一下他,可又说不出话来,要等他自己想通了。

    冷墨又叹了口气,转头对七胖说道:“七胖,这次你说福还是祸?”

    七胖沉思小会,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求多福吧!”

    冷墨一听,笑了。

    “笑什么?”

    “没什么。”

    “快说,笑什么呢!”

    “笑你呢!”

    “啥?我有什么好笑的?”

    “是没啥可笑的!”

    “那你还—笑!”

    “我乐意,怎么着?”

    “信不信我揍你?”

    “就你?呵!”

    就说话这会儿,冷墨与七胖擦肩而过,跑出几步,待声音消散在天地之间时,留下的只有一道越来越小的身影。

    “哼!”七胖冷哼一声,马不停蹄的追去。两只猴子在山里闹的欢畅。

    许久,两人停下了玩闹,原因无他,累的。七胖沉默不语一会儿,道:“三哥,我决定回家一趟,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父母只怕会茶不思饭不想的,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记得帮我向孔夫子和姚大侠说声。多的不说了,咱们就此别过,几天后见!”就在昨晚,七胖从那位高人那里亲口得知了他叫姚顾川。

    七胖休息了小会,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又向冷墨讨了几个苹果,心满意足的挥手离去。

    看着七胖越行越远,冷墨挥动的右手慢慢停下。心里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对于自己的爷爷,冷墨思念更甚,这天日上三竿,冷墨找到孔夫子,恰好姚顾川也在,省了一番功夫。简单的将七胖离去的事情说了一下,冷墨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知晓冷墨要回落花镇看望爷爷,孔夫子二话不说同意下来,只是路途遥远,今天怕是不太合适,于是他告诉冷墨明日一早再出发,那样天黑之前至少能找到落脚的人家。

    冷墨想了想,的确是这个理。

    剩下的时间对于冷墨来说简直是度分如年,太过煎熬了。好不容易,天色暗了下去,窗外洒进屋里的银辉却又将冷墨的睡意弄了全无。

    次日,天微蒙蒙亮,冷墨就火急火燎的起了床,写下一封信留在桌头后,又冲往厨房做好早餐,找了个大锅盖盖好,自己偷偷尝了两口。随后捞上两个苹果,便马不停蹄踏上返乡路。

    不知为何,冷墨的眼皮不由自主的乱跳,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在冷墨离去的时候,两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站在那条路的开端,望着冷墨的背影,各有所思。

    “老姚,我们老了!”

    “是啊!我们老了,可是我从外表来看,不过是中年而已,没你老!”

    “……”孔夫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冷哼一声,转身向厨房迈步而去。姚顾川抬头看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厨房跑去。“老东西,等等我!”

    也许是回家心切,也许是心忧爷爷,冷墨走的很快,路过百家村时,村里人也不过刚刚生火做饭。

    前日的那车队都一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必走了。他不知道,一同走了的,还有那位他时常送酒的古老爷子。

    他停了小会儿,多看了几眼七胖家的方向,继续赶路。

    村里的那些言语,冷墨是知道的,无非是要远离他之类的。他倒也不气,每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别人每说一句关于他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