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颂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四象天宫
    新宫大震,天象更迭之后,以数千柄宝剑的剧烈鸣颤划下句号!

    天空之中,剑光纷落,浩瀚剑气将整个苍穹幕布都撕的粉碎!

    鲁仲连被击败,浑身浴血,狼狈退出!

    大风雨下,没有进路之门!

    程知远立身风雨之中,在封伯之后,诸侯剑境的力量瞬间便提升了一大截!

    虽然只有七十里地的区域,远远比不得商朝的侯位,但至少在周世,已经有了立足不败之地!

    “项子牛三次入侵鲁国的领土,胜绰三次都跟从了。墨子听到了这件事,派高孙子请项子牛辞退胜绰,高孙子转告墨子的话说:我派胜绰,将以他阻止骄气,纠正邪僻。现在胜绰得了厚禄,却欺骗您,您三次入侵鲁国,胜绰三次跟从,这是在战马的当胸鼓鞭。”

    “我听说:‘口称仁义却不实行,这是明知故犯。’胜绰不是不知道,他把俸禄看得比仁义还重罢了。”

    “如今,先生的行为,与胜绰同出一撤,您不是不为天下考虑,您从以前开始,您的志向便是位卑而未敢忘忧国,然而人是会变得,您也是一样。”

    “如今,我以千剑镇下先生,正是在阻止先生的骄气,纠正先生的邪辟,恢复先生的仁义!”

    鲁仲连满口鲜血,神色凄惨,精气神明衰落至极,同时更是不敢相信程知远的力量。

    年轻人并不可欺!

    程知远道:“先生不仕秦,那便去赵吧,秦赵之间早晚必有一战,若先生有本事,便辅佐赵国,破秦国而回吧,我此修书一封,先生可带给平原君一观。”

    鲁仲连凄惨一笑,抬手行礼,踉跄而去,走了两步,又是复言道:“我自去赵,倒是不需要夫子的引荐了!”

    “这新宫终究是伤心地!既然夫子说我已失仁义,那我便去赵国,找一找我的仁义吧!”

    这一去,便代表着鲁仲连在这次的权利斗争中彻底失败,而鲁仲连虽然说不需要程知远的引荐,但却依旧选择去赵国,而不是回到故乡齐国。

    而鲁仲连的失败,让其余几个原本意在争斗新学宫大祭酒位置的人,也都偃旗息鼓了。

    “新学宫,以开万民之智而建,三宫因皆有此崇高志向而走到一起,古往今来未有此般盛学,古之三学不可比较,往之稷下亦不能及,然新宫之中,并非不是非清既浊,非浊既清的地方,只是不论清水浊水,都要明白,水流向东,而不要向西。”

    大的方向不要改变,小的不合是在情理之中,但鲁仲连身居高位又不想放手权力,如果他想要向西流水,那么会对新宫的性质造成很大的麻烦,所以程知远要拿他立威。

    “我是下大夫不假,但还请诸位明白,我乃是天子所封,新宫执牛耳者!下大夫怎么了,下大夫也是天子封的!”

    “还有谁,希望出仕列国的吗!若是有,我这里可以帮忙引荐!”

    程知远回头,扫视剩下的那些人,尤其是祝,沈等人,而他们此时都沉默不语,半响之后,宋钘老先生却是先表态了。

    “程夫子执新宫牛耳,老朽位虽卑,却不敢忘教书育人之职,列国伐交,罔顾庶首生死,天下无道,仲尼已逝,夫子自然当仁不让,当扛鼎以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宋钘老先生表态之后,尹文先生便立刻表态,这二人乃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而且年纪都不小了,而另外一方,祝繆,沈埃虽然心有不甘,但此时此刻,大势已定,从程知远知道鲁仲连心生不满,希望得到更大权利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输了。

    “谨奉夫子之道!”

    两人皆如此表示。

    而剩下的人,诸圣则是若有所思,尤其是邹衍,他的眼中带着一些奇怪的神色。

    新的划分,也是正式的职责划分,代表这个新学宫中,高层的权利变动。

    在这震惊天下的一次变化之后,程知远也是把所有的学生集合了起来,上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也算是新学宫第一次的公开课。

    “天下是万民的天下,民为邦之本,本固则邦宁,民生在勤,勤则不匮,为政之道,以顺民心为本,以厚民生为本,以安而不扰为本。”

    “大道隐没,天下为公,何为太平盛世?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此后,新宫之人,不论出仕于世,亦或开塾讲学,皆要牢记,不可淡忘!”

    “君子有志,志在四方,为万民谋福祉!”

    “然如今,正逢战国乱世,天下一日不统一,便一日不得太平,君王不会听你们修生养息的道理,所以法家的耕战制才得以推行!是以秦民富,秦国富,而山东六国疲敝!”

    “然,秦之制亦有大弊!”

    程知远说的亦是当初和李悝所讲的那些话,商君书的弊端与利益要分开看。

    “在此乱世,人不当成君子,但你不是君子,却可以行君子之事,天下人看你是君子,你不一定是真君子,可能也是伪君子,狼披上羊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