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一九章 振兴二年 夏季 下
    愤怒在心翻涌……

    嗡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响……

    身体颤抖,连同落在院子里的阳光的颜色,都变成了灰色……

    周围窃窃私语,似乎有各种各样议论的声音……

    母亲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下,哭成了泪人,几个弟弟妹妹也都在着急,宁珂从房间里端着水走过来,之后被骂了,哭着走回去……

    宁忌跪在院子里,鼻青脸肿,在他的身边,还跪了同样鼻青脸肿的个年轻人,其一位是秦绍谦家的二公子秦维……宁忌已经懒得在意他们了。

    愤怒在心翻涌……

    华夏二年,四月底,宁忌经历了他这十余年来,最屈辱的几天……

    ***************

    下午的阳光照射在山岗上,十余道身影在崎岖的山道间行走,间有狗吠的声音。

    “走这边。”

    宁曦与闵初一都是这队伍的一员,他们一路前行,进入深邃的树林,追逐着可能的目标。

    即便是一贯和善的宁曦,这一刻脸色也显得格外阴沉严肃。闵初一同样面色冷然,一边前行,一边密切注意着周围所有可疑的动静。

    阳光渐渐西斜的时候,有人在前方发现了一些痕迹,宁曦、初一等人赶了过去,那是在一处悬崖边上,发现了一些杂物,有小小的包裹、吃剩的干粮,有女人的帕,还有带着一点血迹的小本子……

    “人呢?”

    宁曦将那小本子拿过来看了片刻,问道。

    “似乎是……掉下去了。”

    悬崖边有人失足滑落的痕迹,日渐西斜,下方的山涧看来深不见底。

    “准备绳子,我下去。”闵初一朝周围人说道。

    宁曦一将她拉得远离开悬崖边沿:“你下去干什么,我下去!”

    搜寻队的队长颇为为难,最终,他们栓起了长长的绳索,让队伍最擅长攀援的一个瘦子队员先下去了。

    夕阳在天边烧得彤红,众人在悬崖上生起了火焰,待到天色渐渐黑了下去,那瘦子才顺着绳索回来了。

    “下方太深,一时间搜索不完,我在崖壁边仔细找寻了几遍,暂时未找见尸首。”

    “掉下去被野兽叼走了也是有可能的,有见到血迹吗?”宁曦问。

    “……不曾发现,或许得再找几遍。”

    “今夜先休息,明天日出,我跟你们一起下去找。”闵初一在一旁说道。

    篝火在悬崖上熊熊燃烧,照亮营地的各个,过得一阵,闵初一将晚饭端来,宁曦仍在看着地上的包袱与种种物件:“你说,她是失足掉落,还是故意跳了下去的。”

    闵初一皱着眉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见到了再说……若那女人真在下面,二弟这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

    *****************

    夜晚时分,张村下起雨来。

    宁忌、秦维等人仍旧在院子里跪着,雯雯、宁珂、宁河等一众孩子撑着雨伞站在他们旁边,为他们遮去了一些雨水。

    宁毅已经离开家里了,他在附近的办公室里,接见了匆匆赶来、暂时负责这次事件的侯五:“……发现了一些事情,这个叫于潇儿的女人,可能有些问题。根据部分人的反应,这个女人在附近风评不好。”

    “风闻奏事就不要搞了,她一个年轻女人没结婚,当了老师,老派人的看法当然不好。说点有用的。”

    “于潇儿的父亲犯过错误,西北的时候,说是在战场上投降了,当时她们母女已经来了西南,有几个证人,证明了她父亲投降的事情。没两年,她母亲郁郁寡欢死了,剩下于潇儿一个人,虽然说起来对这些事不要追究,但私下里我们估计过得是很不好的。两年前于潇儿能从和登派出来当老师,一方面是战事影响,后方缺人,另外一方面,看记录,有些猫腻……”

    宁毅蹙了蹙眉:“接着说。”

    “两个多月前,秦维到桑坪,私下里确实跟她建立了恋爱关系,但两人都没往外说。具体的过程恐怕很难调查了,不过今天去的第一拨人,在这于潇儿的家里,搜出了一小包东西,男女之间用来助兴的……春药。她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女子,长得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家里准备这个……从包装上看,最近用过,应该不是她父母留下的……”

    侯五说着从怀拿出一小包东西来,宁毅摆了摆:“不算实证,都是猜测。”

    “目前只有这些。”

    “人在找吗?”

    “正动用最大的人力在找,不过这个女人消失几天了,能不能找到,很难说。”

    “先去找吧。”宁毅道。

    侯五点头,告辞而去。

    *****************

    清晨,张村的院子里,四个人仍旧跪在那儿,雯雯、宁珂等孩子还睁着彤红的双眼为他们打伞,天空,雨渐渐的停了下来。

    朝霞吐露,远在数十里外山间的宁曦、初一等人拴好绳子,轮流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